• 海之声听力欢迎您,做更好的听力连锁!
  • 400-8677-400

我要考黄片 _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每次听人提到神剧,脑海里总会浮现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,尤其是在这个火热的夏季,尤其是在又一年的“七七”之后……那些消散的英魂,长埋在禅达的地下,许久许久,有人忘记,也有人重新记起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2009年,康洪雷、兰晓龙,带着刚刚从《士兵突击》中迁徙过来的一帮汉子,来到了中国西南边陲一个叫“腾冲”的地方,在那里,他们将度过6个月,而这六个月将是剧中很多演员究其一生都不愿意再回想的一段岁月,张译、张国强、段奕宏……说不清是角色倾注了太多精力,还是台词浸染了太多心血,他们在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之后,似乎把魂搁置在了那里,而这个被太多人悼念的地方,在电视中的名字叫做“禅达”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禅达地处中缅边境,隔着怒江相望的是南天门,背靠的则是战火连天的华夏大地。一群退散的残兵,苟活在这一方小小但还算安宁的大地。

往前一步是死的其所,退后一步则是生的苟且,是守住这方大地,还是去寻找下一个“净土”,这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在与龙文章相遇之前,他们的魂,是散的,是败的,是死的。

在与龙文章相遇之后,他们的魂,是整的,是胜的,是活的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他们的故事,我想说四个篇章:相识,相怼,相知,相守。


相识:初识龙文章,你是你,我是我

1941年秋,阿译、孟烦了、迷龙、兽医他们蜷缩在滇西禅达,暗无天日的岁月终结在虞啸卿的部下张立宪来的这一天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新的命令,重整川军团,杀向对岸,一番热闹的折腾之后,这帮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,收拾了行头,整编待命。

他们坐着飞机,飞跃怒江,坠落在缅甸的丛林之中,在那里等着他们的,是“团长”龙文章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龙文章与迷龙他们相识的第一幕,彼此狼狈,却也有些啼笑皆非。

迷龙他们一行人裹着缅甸的被单,蜷缩在板房之中,面对越来越大的烟雾,出去是打死,等着是憋死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龙文章犹如天神一般降落在他们面前,他刚刚英勇的消灭敌军,转瞬又被众人按在了地下动弹不得,但是他的一句话却让众人失了分寸,也就此展开了这段让人忘也忘不掉的岁月。

“我是你们的团长,我真的是你们团长”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多年以后,烦了在他的自述中,多次回忆起这一段,他总是会笑着对人说着那天的故事。

相怼:冒牌的团长,有血有肉也有腿

龙文章的团长是假冒的,这个谎并没有维持多久,在西岸的几场战役胜利之后,众人刚刚以为跟对了一个靠谱的人,转瞬迎来的打击则是:上峰说,从来没有一个叫龙文章的团长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行天渡是横在怒江上的一座桥,它也是整个川军团和西岸的百姓,回到祖国怀抱的唯一生路。

而在这里,是龙文章带着众兄弟打的第一场恶战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为了保障百姓顺利突围,龙文章选择带领迷龙、烦了他们留在原地,阻击敌军。

从白天打到黑夜,十四次围攻,他们的兄弟康丫长眠在西岸的大地之下,距离“家”只有一江之隔。

迟来的炮火支援,终究来了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当敌军在炮火中被炸得七横八竖的时候,烦了他们终于晕了醒了,想要冲上去与敌人拼杀。

但龙文章飞上一脚,踢醒了烦了,他说:跑吧,这是我们唯一回去的机会,快跑,我说过要带你们回家的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龙文章就是这样的人,有血有肉,有勇有谋,却又总在别人慷慨激昂的时候,泼上一盆冷水。

但“逃兵”,意味着什么?

相知:逃了的龙文章,左一嘴,右一嘴

龙文章带着兄弟打了胜仗,救了百姓,夹道欢迎的行列,拉的很长很长,敬酒,献花,还有白花花的面馍馍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面对端来的一大碗水酒,龙文章困顿了,他不怕敌人,不怕炮火,也不怕众兄弟们的奚落,却唯独怕了这要命的“醉人之酒”。

于是他说:上敬战死的英灵,下敬涂炭的生灵,中间敬人世间的良心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三句语罢,酒已倾撒,而看傻了眼的,则是众兄弟,他们已经分不清眼前的这位是人?是神?

但虞啸卿知道,于是审讯龙文章的人来了。

龙文章被带走了,剩下的川军兄弟们又回到了那个破落但安宁的地方,吃了睡,睡了吃,他们依旧会争吵,打闹,但他们现在却像丢了一个魂,那个已经走了,却好似一直在的人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审讯终于来了,而这次,龙文章的“嘴”,则打了所有人一个大大的嘴巴。

那机关枪式报出的地名,每一个字之下,都是一方水土和万千生灵。

龙文章打小跟着父母走南闯北,他走遍了祖国的大半江山,学会了祖国的大半方言,他也记住了祖国的大半地名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然而,他记住的一切,也是丢失的所有,从北到南,从西到东,又从南到北,从东到西,躲也无处跑,跑也没地跑。

龙文章,左一嘴,右一嘴,停也停不住的没命说着,唐基说:行啦,我们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啦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但是龙文章没有停,他仿佛憋了很久,忍了多年,心中像一口恶气,不说出来就会憋死。

龙文章说服了虞啸卿,被免处了死,并让龙文章带着他从西岸拯救回来的弟兄,去驻扎在怒江之上。

相守:南天门一场仗,过一天,算一天

最后的结局,终究要来,是战?是战?还是战?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龙文章和孟烦了勘探了很久,他们有整套的计划,夺下堡垒,守住南天门,一次又一次,他们说服了虞啸卿,换来了头阵,于是他们出发了,而这次的战事惨烈,并不是龙文章所可以预料的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龙文章是个聪明的人,他洞察一切,他可以看穿人心,他知道什么人心中有热血,也知道什么人会视死如归。

但他却忽略了什么是大局、整盘,牵一发而动全身,或者说“男儿功名”。

于是计划内的两天,走到了三十八天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从几十个人打到几个人,从弹药充足熬到弹尽粮绝,从充满希望盼到充斥绝望,从骂骂咧咧来到生死看淡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这是三十八天时间里发生的一切,龙文章和兄弟们已经不去数日子了,过一天算一天吧,来一个敌人,就消灭一个。

大树洞里,沙包两边,靠着动也不动的众人,相互奚落着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烦了说:路上都拉扯着点,毕竟腿脚都不利索了。

多年以后,烦了留在了禅达,在这里,他每天穿行在人群之中,每一个遇见的人,仿佛是迷龙、是兽医、是不辣……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马大志、克虏伯、迷龙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康丫、豆饼、不辣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龙文章、阿译、兽医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孟烦了

这繁华盛世,终究如他们所期盼的一样来了,而他们的故事,还在这里,被不断的叙述着。

每次写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胸中总有一种火在烧的感觉,明明这只是一部电视剧,但给我的灼烈,却如真实的火烧一般刺痛。

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:龙文章和他兄弟们的四段故事

听人说,2016年段奕宏曾经去过一次曼谷西部的北碧府,在那里他祭奠了长埋地下的远征军。是的,这就是我说的,有些事有些人,他们早已被人忘记,却也总会被其他的一些人永远铭记。

(文/影评菌)

相关文章

您还可以通过以下2种方式,获取更多有效信息!

输入您的电话号码,固话需加区号,点击“免费来电”

稍后会收到我们的来电,该通话对您完全免费。